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漫文漫画--吴浩然

收藏民国漫画书,学习研究中国漫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  

2011-10-20 23:05:52|  分类: 丰子恺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
杭州市西湖西南隅大慈山下的“虎跑”向有“天下第三泉”之称。宋代苏轼诗有“道人不惜阶前水,借与匏尊自在尝”之句,即指此泉。泉西有宋代高僧道济(济公)的塔院遗址。北面有一座始建于唐元和年间的虎跑寺。1918年,李叔同就是在这里皈依佛门的,故人称“弘一大师落发处”。
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北山路上招贤寺改头换面成酒店
杭州里西湖招贤寺亦算得上是一所古老的寺院了。《湖山便览》记载道:“在岭麓玛瑙寺西。唐德宗时,郡人吴元卿为六官使弃职,参鸟窠禅僧,建庵修道。开运三年,钱氏就建为院,原额‘招贤’。治平二年,改禅宗。有蒙泉,苏子瞻题。元末毁。国初,因址重建,改名清隐庵。”程中和(弘伞法师)出家后,曾长期在招贤寺主事。1926年春,弘一大师自温州至杭州,就住在招贤寺里静修。
弘一大师刚到招贤寺时,虽也很专心的修行,但还是约见了一些旧友。只是到了立夏以后,一般情况下他就不见客了。比如他在给蔡冠洛的信中就说:“初六日来杭,寓招贤寺。数日以来,与诸师友时有晤谈。自廿五日(立夏日)始,方便掩室,不见宾客。疏钞二十九册、印一方,乞收入。”再比如他在给汪梦空的明信片中也说:“书悉。在招贤见客事,甚不愿破例。拟于后天即初九日午前九点钟,在西泠印社(潜泉附近)晤谈。如初九日临时大雨,乞改初十日(亦九点钟,若小雨不改)。此次晤谈事,乞勿告他人,至要。”所以,他在刚到招贤寺不久,就给在上海的丰子恺寄去了一张邮片:“近从温州来杭,承招贤老人殷勤相留,年内或不复他适。”他显然是希望在立夏之前先见一见自己久未相见的弟子。
弘一大师是很喜欢招贤寺的。其原因除了它的地理位置处于西湖的边上外,更重要的应该是他与弘伞法师之间的默契和对弘伞法师的赞赏。弘一大师在一封致老友杨白民的信中说道:“弘伞师住持招贤寺,整理规画,极为完善。西湖诸寺,当以是间首屈一指矣。”因为有了招贤寺的缘,有了弘伞法师的缘,故1948年秋刘胜觉居士负责将弘一大师的部分骨灰从福建送至杭州后,其存放的地点就是招贤寺。弘一大师的学生丰子恺也与招贤寺主弘伞法师友善。抗战胜利后,丰子恺曾一度卜居西湖,其寓所也正是在招贤寺旁边的小平屋,丰家将其称为“湖畔小屋”,丰子恺有对联曰:“居临葛岭招贤寺,门对孤山放鹤亭。”招贤寺址今仍存,只是已作他用。
招贤寺有下院名曰本来寺。本来寺位于灵隐寺后,为近代招贤寺智慧老和尚所创建。1927年的时候,弘一大师曾与弟子宽愿在该寺住过。这时,李石曾(煜瀛)到本来寺访问了弘一大师。李石曾在弘一法师手书《梵网经》题记中说:“弘一法师,别来十余年,数访于玉泉、招贤两寺不遇。本月九日得弘伞法师陪往见于本来寺畅谈,并得两法师赠以佛学书多种。余不曾学佛,然于其教理则敬羡久矣。……今承弘伞上人出此嘱题,敬志数语如此。民国十六年七月十一日石曾李煜瀛。”
 
相关报道:

随着北山街历史街区保护工程的进行,一些蕴涵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文物古迹被一一挖掘和修缮,静逸别墅、玛瑙寺、穗庐、北山路95号等精品陆续推出。而在著名的孤云草舍和秋水山庄隔壁,去年5月杭州市政府公布的首批历史建筑之一——千年招贤寺旧址如今却改头换面。

早报讯 原先对称完整的围墙,活生生地拆去了一半;古朴的

大殿成了富丽堂皇的酒店餐厅,门窗全部更换;小桥水池院落成了水泥停车场……千年招贤寺旧址成了生意红火的“大宅门”酒店。产权方认为,对于非文保的历史建筑,如今的面貌算是对古刹的合理利用,而专家却认为破坏严重。那么,蕴涵丰厚文化底蕴的历史建筑究竟应该怎么保护?合理利用的尺度究竟如何把握?

昨天,一读者化名“顽石”向早报报料,记者随即进行了深入采访。

慕名探寺却看到一座大酒店

按照“顽石”给的地址,记者来到了葛岭下面位于北山路60号的“大宅门”。这是一家新开的酒店,宽敞的大门进去就是一个用水泥刚刚浇好的停车场,里面停了四五辆小车,停车场靠西边是一个新建的仿古小建筑,进入酒店则要通过一个极为时髦的玻璃大门。

酒店的生意看上去不错,一楼有好几桌客人在用餐,记者看了一下时间,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。

“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,以前是寺庙啊?”循着声音,记者看到有五六位慕名而来的白发老人正在向服务员打听。

据服务员介绍,酒店从4月28日开张以来生意一直不错,一楼是敞开式的,二楼则是一个个仿古的包厢。

记者仔细打量了一下酒店的装修,发现十分考究,体现古建筑特点的大木架看上去没什么变化,但是地面和一些墙壁、房间则完全变了样,“顽石”用“四不像”来形容。

从“大宅门”的后面以及侧面看,新砌的水泥印记边门窗已经换上,院子围墙的石库门框也被涂上了水泥,门用玻璃堵上了。

“顽石”说,原本富有韵律的北山街墙门,已经因为这处破开的“大宅门”而嵌上一个不和谐的休止符。

违章建筑夹杂着安全隐患

紧挨着“大宅门”的是几幢明显新造的建筑,在几幢建筑之间挂满了电线,有的住户还在电线上晾起了衣服。“中间的房间很高、很宽敞,以前是庙。”住户李大妈说,“这里的住户已经搭了好多违章建筑出来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整治。”对此,杭州市园文局的工作人员表示,随着北山街历史街区保护工程的进行,这里的周边环境会慢慢好起来,违章建筑也会拆除。

绕过“大宅门”往后走,里面是几幢一层和两层的木结构老房子,着红色木漆,和“大宅门”大木架的桐油色完全不一样。这里的住户告诉记者,里面住了大约几十户人家。

“大宅门”后面还有一个和酒店差不多高的古建筑,两幢原本类型相似的建筑现在相貌却完全不一样了。

《细则》出台前已完成改头换面

当初,北山街历史街区保护工程规划设计方案中,明确把文物古迹、历史街区、历史与自然环境三部分列为北山街保护框架构成要素,注重保护所有的真实历史与自然遗存,确定名人史迹、宗教文化、近现代代表性建筑文化、自然景观这四大保护主题。

去年5月,杭州市公布首批历史建筑名单,招贤寺榜上有名。今年4月份,杭州市又出台《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办法实施细则》。《细则》中规定:历史建筑的修缮应当符合保护方案的要求,其外部、内部风貌及附属物应当得到妥善保护。

杭州市园文局文物处的郎旭峰说,“大宅门”在《细则》出台前已经装修好,但是,按照《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》规定,历史文化保护(街)区内,被列入保护规划确定保护的,不得擅自进行改造。“当初招贤寺的改造方案没有批下来,并不是因为它不能改造,而是因为改造方案制订得太笼统了。”

省文物局文物处副处长杨新平告诉记者,招贤寺没有列入省市文保单位中,因此只能按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相关条文来规范。“有些古建筑在没有列入文保之前,其保护遇到问题很难得到法律保障。”

历史建筑到底该如何利用  

省城市科学研究院秘书长陈洁行教授:如果是历史建筑,就不应该大动,在动之前也应该请专家和相关部门论证。

浙大区域与城市规划系教授、杭州古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周复多:像这样的古建筑宁可空在那里也不应该改成现在这个样子,院子动了,四合院的围墙动了,建筑的风貌就完全改变了。不管是文保建筑,还是历史建筑,在动之前都应该慎之又慎,要按照北山街历史街区的保护原则进行。

招贤寺的产权单位新新饭店负责店史的王晓波:文物建筑保护应该有所取舍,招贤寺相对于饭店内的秋水山庄、孤云草舍来讲文物价值要低得多,而且现在租给“大宅门”后,改建装修时还算保留了原有的韵味。以前“大宅门”所在部分,停车场的地方有一个水池和小桥,酒店内是大殿,现在改造后隔成了两层,室内进行了装修,门窗进行了更换。毕竟以前只是一个仓库,一些门窗已经不能用了,现在是合理利用,修旧如旧,不违法也不背情。

杭州市园文局文物处郎旭峰:目前,全国还没有对历史建筑进行细化保护的方案,所以,对历史建筑保护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目前杭州主要有四种保护建议:内外不动全保护;外部保护,内部适当改动;外部整治,内部保护;内外都整治改动。

历史建筑究竟应该如何妥善保护?是否只要不拆除或者主体不动就算保护了?合理利用的尺度究竟如何把握?历史建筑动土前要不要论证?我们生活中还有哪些文物古迹遭到破坏?欢迎广大读者来电来信讨论,电话:85055555或13588805000,E-mail:zbhz@zjnews.com.cn,地址:体育场路178号今日早报新闻中心。

新闻背景  

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,招贤寺始建于唐代,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,五代后晋年间,吴越王钱弘亻叔改建,后又几经毁弃与重修。

现存的招贤寺重修于1918年,有大殿一座,二层楼房和平房各一座。当年,丰子恺感叹于这里的优美环境,脱口而出“门对孤山放鹤亭”,正好是一句对联的下句,但找不到上联。后来此事被友人章锡琛、叶圣陶知道了,三人往来切磋,几经更改,才补出上联为“居临葛岭招贤寺”,从而留下丰子恺“小屋撰联”的佳话。林风眠初到杭州时,也曾住在葛岭山下的招贤寺。

事实上,当年在北山街一带寺庙众多,唐朝杜牧的《江南春》中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就是最好的形容,而如今却只剩下玛瑙寺、大佛寺等少数几座,招贤寺也就显得格外珍贵。
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杭州弘一大师纪念堂和招贤寺 - 吴浩然 - 漫文漫画--吴浩然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0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